忠诚守望 薪火相传——凌源一监狱新警察故事 (“讲身边人,说身边事”主题征文活动一等奖作品)

发布时间:2017-11-06 16:16:00    作者:司法厅组织处 吴春芳    来源:辽宁省凌源第一监狱 张大明

木兰山下,凌水河畔,有这样一个英雄辈出的监狱,他们中有战斗英雄刘恩禄,当年,这位老爷子凭着一把冲锋枪,俘虏了一个连的国民党军,因为战功卓著,刘老1956年被授予战斗英雄,还受到了朱德总司令的接见,转业成为一名监狱警察后在教育改造罪犯的战线上继续书写着自己的传奇;全国唯一健在的司法部一级英模邱建国,当年他勇斗歹徒,确保监狱平安的事迹依然流传在辽西大地,明年即将退休他依然奋战在教育改造罪犯的第一线,带徒弟,抓训练,样样不能少,英雄气概不减当年;省级劳动模范张文成几十年如一日钻研汽车制造技术,凭借刻苦钻研的态度,从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工人,成为了汽车发动机制造的技师,为监狱经济发展贡献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他们在苦难岁月,用执着和坚守诠释着忠诚的内涵,用热血和汗水挥洒出大写的担当,在他们身上,永远散发着令人敬佩的纯净之光。

这就是凌源一监狱,老一辈的奋斗故事不输于任何一部电视剧,如今的一监狱,一个又一个充满精彩传奇的故事正在轮番上演。

一枚徽章的故事

这是一枚老式的蓝色肩章,中间的红色五角星有点微微泛黄,它一直安静的躺在李奎英的口袋里,陪伴他度过监狱的每一个日升日落。算算时间,他俩在一起磨合的日子恐怕也只有300多天。一年前,当李奎英穿上威严的警装,站在镜子面前自我欣赏的时候,爷爷把这枚徽章递到他手上,严肃的说:“英子,当一名监狱警察,你要对得起身上的警服,更不要忘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来,拿着这枚肩章,好好干”。揣着这枚尚带温度的徽章,他走进了监狱大墙,接过父辈的钢枪,为人民好好站岗。

当他第一次信心满满的面对着几十名罪犯的时候,突然间大脑一片空白,入警培训学习的那些如何管理罪犯的知识和爷爷的教诲,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像一只在暴风雨中浑身湿透的燕子躲在屋檐下面,瑟瑟发抖。在中队全体罪犯的注视下,他硬着头皮从牙缝里挤出几句模模糊糊的话,便解散了队伍。巨大的挫败感让李奎英变得迷茫,失去了工作劲头,开始逃避工作。考核不愿写,个别谈话应付了事,现场管理随随便便,小伙子失去了往日的活力。直到有一天,李奎英在写罪犯考核的时候,无意中触碰到兜里的徽章,它一直藏在口袋里,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一如他的心情。攥着它,李奎英想起了爷爷的话“不要忘了肩上的责任”。他仔细地擦拭着手里的徽章,直到它恢复了往日的光亮,也让李奎英冰封的心逐渐融化,不能这样消沉下去,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这身警服和手里的徽章。说干就干,他决定从最难转化的顽危犯入手,什么李老歪、赵老大这些叫嚣着老子就是不想改造的痞子犯,天天被他圈在办公室,一谈就是一天,今天唠家长里短,明天谈国家大事,空闲的时候带着几个“刺头”一起研究服装生产技术,就这样一个月下来,几个块顽固不化的“石头”在他的努力下逐渐温暖起来,反改造情绪逐渐消退,在各自的岗位开始正常劳动。在取得阶段性胜利的基础上,他又趁热打铁,把几个“刺头”安排在生产线的关键岗位,让他们处理一些技术难题,半年后,这几位都成了李奎英中队里的技术能手,在年终的评比中被评为改造积极分子。在他们的带动下,中队里原来的捣蛋分子也开始积极改造,努力劳动,整个中队的改造秩序井然,成为监区的样板中队。

如果说是一枚徽章改变了李奎英的人生,不如说是父辈传下来的沉甸甸的责任驱使他自我改变,自我革新,让他认识到自己的使命和职责,迈出从警路上最坚实的一步,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蜕变。这就是一枚徽章的故事,就像每一个监狱警察一样,身处大墙,每天都在续写着未完待续的故事,直到青丝变白发,就像他的爷爷。

一条短信的故事

刘心2014年警校毕业,来到一监狱一监区工作,他的监区有一名叫陈宇的罪犯,因长期得不到家人的接见,被列为三无人员,改造积极性不高,为人冷漠,历经三任队长,没人能啃动这块硬骨头。今年一月,这块烫手的山芋被转到他的手里,刚一接触,刘心十分反感,对他也是带搭不理,陈宇的改造依旧我行我素。四月的一天,刘心在一次清监查号中发现了一大摞未寄出的信件,信很奇怪,只有寄信人,没有收信人,他带着好奇心看完了每一封信,流浪了十几年的经历让陈宇对家人无比的思念,这些心事让他无心改造,一直以来都是破罐子破摔。为了不让一个犯人掉队,刘心尝试着联系他的家人。按着卷宗上的地址,他找到了当地的村委会,在村支书的帮助下,联系上了陈宇的弟弟。“喂,你是陈宇的弟弟吗?”“你谁啊?”“我是凌源一监狱警官刘心,我想……”“你打错了,我不认识陈宇”。那边挂了电话。村支书不能骗人啊,接着再打。“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尝试了十多次,同事提醒刘心,是不是人家把你拉黑了。他的心瞬间被冰冻了。这条路堵死了,刘心又尝试别的办法。通过派出所联系到陈宇的姐姐,这次,他的身份又成了骗子,你能想象一个中年妇女在电话中破口大骂的感觉吗?就这样放弃吗?不甘心的刘心给她手机发了一条信息:“陈姐,您好,我是陈宇的管教民警刘心,我以人民警察的荣誉向你保证,我不是骗子。陈宇来我监狱服刑已经三年了,他写了几十封家信却找不到寄信地址,请你们为他点亮一盏明灯,帮他找到回家的路”。在他已经绝望的时候,第二天,手机收到一条信息:“刘警官,我能见见我的弟弟吗?”就这样,一次跨越十五年的亲情会见在刘心的努力下终于完成了,他被委屈和误解的心结也打开了。这次充满坎坷的小故事也让刘心坚定了绝不让一个罪犯掉队的决心,出色践行着治本安全观新理念。

“凌源一监TOP10”

精彩的故事总是不缺少悬念,平凡的故事也往往蕴含不凡。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凌源一监TOP10”。“TOP10”是监狱年轻人对十位监狱领导的昵称,在他们眼里,领导每天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白天是“守门员”,胳膊上套着红袖箍,用一双双警惕的眼睛审视着进出监院的人员,一片药,一瓶水都要经过检查,他们把守的监狱大门可以说是滴水不漏;晚上他们又成了“监视器”,带犯人看病,检查监区防火,哪里有问题,哪里都有他们头发花白的身影。为首的“老头”是一监狱的监狱长齐国兴。他戴着一副银边眼镜,个子不高,满头白发,每天步履匆匆地来往于监院内外。他走路习惯低着头,跟他打招呼,他会很自然地回给你一个会意的微笑,整个一个大学教授的范儿。在大家印象里,他除了中午吃饭休息,其余时间都是扎在监区。一开始,老齐在大家眼里都是问号,一个监狱长不在办公室坐着签字,天天跑监区来干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开始慢慢习惯了他的做法。在监区,他没事就找分监区长谈心,了解产品产量,询问犯人情况,没事还跟年轻人唠唠家常,讲讲过去的故事。他是一个热心肠,谁家有什么大事小情,他都热心的给予帮助。去年春节前夕,监狱民警秦友军因为身患肝癌,在北京做化疗,花光了积蓄,他的妻子危难中给老齐写了一封求助信,老齐看了二话没说,立即召开党委会,研究给秦友军捐款。不到一周时间总计筹款10余万元,为秦友军同志筹到了宝贵的治疗费用。在老齐眼里,监狱警察才是监狱的最宝贵的财富,他深爱着监狱事业,更对监狱警察职工饱含深情。他经常对中层领导说:“做好监狱工作,要以人为本,要把大家的事情当自己的事情去办,要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在他的亲力亲为的影响下,监狱警察精神振奋,斗志高昂,监狱各项工作在分局都名列前茅。

故事的结尾是这样的:我们的食堂翻新了,我们的饭菜变样了;我们上下班的道路铺平了,再也不用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了;我们的自来水干净了,再也没有苦涩的味道了;我们的绩效奖终于按时发放了,年轻人也可以安心搞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