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忠诚坚守 吾妻感谢有你——警察丈夫写给警察妻子的告白(“讲身边人,说身边事”主题征文活动一等奖作品)

发布时间:2017-11-06 15:59:00    作者:司法厅组织处 吴春芳    来源: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 黄赫然

有一类人,亦如你我,情不知所起,却倍加珍惜;

有一种爱,情梦一生,五年隔千里,却从未放弃;

有一句话,旅途路漫,同一天空下,却不曾孤单;

有一陋室,双警夫妻,尝尽百般苦,却依偎前行;

有一首歌,任何天气,一起来呼吸,叹人生意义。

嫁一个警察,需要勇气,这意味着必须学会理解、学会等待、学会不要幻想;娶一个警察,需要勇气,这意味着必须要学会照顾孩子、洗衣做饭、操持家务;组成一个“双警”家庭,需要双倍的勇气,这意味着谁也别指望谁,大家都很忙、都很累,每天都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带回家处理,只有一起吃苦的快乐,却难有一起享受的安逸。双警家庭,有且只有相互理解、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欠缺的却是对家庭和父母子女的照顾和关爱。而我和妻,便组成了这样一个双警家庭。

如果说岁月是一把无情的刻刀,那么它并没有在我们这对双警夫妻身上刻下满目疮痍的破溃画卷,而是浓墨重笔的抒写着历久弥坚的感人诗篇。一切得益于妻对于爱情、家庭、工作、岗位的忠诚坚守和她异于常人的坚韧执着。

妻是从事基层管教工作的监狱人民警察。七年前,我们因警装结缘,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相守,这其中的苦乐悲喜、得失成败,也许只有我这个丈夫才会真正了解。

执着于爱,让我们迈入婚姻殿堂

初识妻子,是在2010年辽宁省监狱系统新警初任培训中。那时的她梳着齐耳短发,给人清风拂面般亲切、温暖的感觉;那时的她是女子区队的副区队长,熟练的在队伍前面喊着口令,面庞透出年轻的自信和坚定的目光;那时的她认真坚持学习,刻苦完成训练,积极参加活动,爱说爱笑,却从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能否牵手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培训结束后我要赴凌源监狱工作,和我在一起就意味着长期两地生活,必须面对距离带来的隔阂和煎熬,以及工作的枯燥和家庭的重担,更要耐得住寂寞。初到凌源,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日子如复写纸一般,一页页略过,我的生活在无尽重复着。作为基层分监区长,每天都要负责60余名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和生产劳动,还要带他们去会见、看病,与他们谈思想、谈工艺流程等等,手忙脚乱,一刻不得闲。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我完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前方似乎光明,却始终找不到出口,于是便和她说了分手。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周末赶到凌源,面对面表达了她的想法:“分监区的监管改造工作都是一样的,克服困难,不要放弃,她愿意和我一起面对未来的风雨和坎坷。”

从此以后,日日夜夜,岁岁年年,连接我们的,是无数个长途电话和一张张火车票。从凌源到沈阳,没有动车,没有高铁,我们就是靠着单程九个小时的绿皮火车维系着情感,走完了婚后两地分居的五年时光。

走过荆棘,让我们收获团圆

    2012年6月,妻怀孕了。说实话,妻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在一次值夜班时,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妻忽然流血了。同事们劝她赶紧上医院检查,可是惊慌失措的她心里想的却是,如果自己离开,值班就空岗了,已经是深夜了,让谁赶到四环外的监狱城替自己值班呢?因为怕我担心,这件事情直到她次日被诊断为先兆流产,需要保胎时,才吞吞吐吐的告诉我,甚至怕影响工作犹豫着要不要给领导打电话请几天假在家保胎。这个电话我没有征求她的意见,直接打给了她的单位领导,替她请了假。我的心情五味杂陈,当时正好代表监狱参加凌源地区干警职工排球比赛,作为球队主攻手的我,根本无法返回沈阳家中陪她。

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动作越来越迟缓,可是工作却没有丝毫懈怠,仍然是那个忙忙碌碌的分监区长。每天近三个小时的通勤车程对于她来说,是那么的痛苦和煎熬。我无法想象低头已经看不到自己脚面的她怎样穿鞋、怎样洗澡洗衣服,更无法想象在白雪皑皑的冬天里,她怎样一步一滑的走到通勤站点,怎样承受起监狱人民警察的职责与使命,为迷途浪子引渡新生。可是她从不抱怨,从来都只是没心没肺的淡然一笑。

儿子出生的第三天,我在家陪伴她们母子时接到了单位的电话,有一份我撰写的警官论坛稿件需要配作者照片,需要我赶回凌源处理,我心中纠结且惭愧的望向她,得到了她的支持:“你去忙吧,工作要紧,我在家里能行。坐虎跃回去吧,别耽误了正事。”她知道我平时很少坐虎跃快客,因为单程仅比绿皮火车快三个小时,车票却贵了一百元。我总是笑称:“坐火车回家,往返省两百块钱,可以多给儿子买罐奶粉。”

儿子半岁以后,和许多狱警妈妈一样,妻子背着吸奶器和保温箱回到了岗位上,同时兼顾着工作和生活。我为数不多的在沈时光,常常看到她放下刚刚吃饱睡着的儿子,爬起来写女子监狱的各项业务记录。

两地五年,我们就是这样聚少离多的坚守着。妻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在我父母的帮助下,把我们的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正因为没有后顾之忧,才让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撰写监管工作方式方法、总结行业内先进理念、开拓分监区管理新思路等方面上。在走过一路荆棘,积攒下大大小小的论文获奖证书和厚厚的一叠火车票之后,我们终于结束了两地生活,收获了团圆。

坚守岗位,撸起袖子加油干

转眼间,妻子已经在女子监狱工作七年了,她的岗位没有变动过,一直坚守在分监区长的平凡岗位上,她所管辖的分监区,押犯人数常年超过百人。做过管教工作的警察都知道,这是多大的工作量。妻白天在监区组织服刑人员劳动、处理突发事件、教育谈话,晚上还要书写从单位背回来的各类业务笔记、学习笔记、服刑人员考核表、谈话记录等等,每周通常有三四天要工作到午夜,可她却从未向组织提出过任何要求。有困难,她自己克服,独自承担;有荣誉,她不争不抢,云淡风轻。这么多年,她依然是那个样子,她是我的妻子,我儿子的妈妈,更是服刑人员走向新生的引路人。

多少个不眠夜,我在笔记本电脑上写文稿,她就坐在我对面,干着那永无止境的工作。也许别人有很多出路,但我们,只有拼命努力这一条路。

她是个勤奋学习的人,无论是单位组织的各项竞赛活动还是业务学习,她都认真的学习、准备;她是个认真工作的人,七年来,她用温柔融化坚冰,用坚韧瓦解顽石,用她的耐心雕琢朽木,分监区所有服刑人员都能认同她的管理,服从她的管理;她是个勇于担当的人。为了转化一名法轮功罪犯,她连续几夜查看案卷资料,口中还念念有词,模拟罪犯提出的问题,自问自答,练习与罪犯的谈话博弈;她是个爱好广泛的人。她爱读书,我们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但家中最不缺少的就是书;她爱运动,代表监狱参加过省局举办的运动会,还顺利完成了沈阳马拉松比赛;她爱演讲,在监狱和省局举办的演讲、诗歌朗诵比赛中,拿到过各种奖项。凡是监狱举办的活动、竞赛,她都积极参与,当然,也带回家不少奖品。

七年不痒,心底对你说感谢

生活中,人们总是用“七年之痒”来形容爱情和婚姻进入了疲劳期。作为双警家庭的我们,虽然偶有小矛盾,更多的却是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在工作和生活的双重磨砺下,依偎着前行。在我心里,只想对你说感谢。我要感谢你在我困惑迷茫的时候,用你那对于爱情的执着和坚守,让我找到了归家的方向;我要感谢你在我坐立不安,瞻前顾后的时候,用你那对于婚姻的忠诚和坚守,让我志存高远,专心工作;我要感谢你在我熬夜写稿、疲惫不堪的时候,用你那似水柔情给我鼓励,让我在笔耕的道路上坚持下去。

转眼七年,我们不再年轻,不再年少轻狂,聚焦点也变成了工作和生活,相谈最多的话题甚至变成了:“晚上你妈能去接孩子放学吗?”疏于对家庭的照顾和对孩子成长的关注,亲情陪伴的缺失,是青年双警家庭最大的痛,只能在有限的业余时间里尽量去弥补。

转眼七年,我们不再纠结,不再优柔寡断,只想干好工作,陪伴孩子健康成长,家和万事兴。至于我们的情感,就像婚礼时我发表的感言一样:“妻的名字里面有个梦字,我便情梦一生,一梦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