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父亲的光芒继续我的无悔选择(“讲身边人,说身边事”主题征文活动一等奖作品)

发布时间:2017-11-06 15:50:00    作者:司法厅组织处 吴春芳    来源:鞍山市海城市司法局 胡宝

康德有句放怀的名言:我头顶灿烂的星空,我心中的道德法则。“星空”与“道德法则”的相提并论,是一个哲学家的人生感悟与豪迈!对于我,这种相提并论时常带来不可名状的感觉。因为,在我坚守司法工作者道德法则的时段,父亲含情而去,化作了天上的一颗星......

那天早上,我习惯地来到父亲房间探望,59岁的父亲已是肝硬化晚期,多次住院后医生告诉我:陪老人回家吧,他想吃点啥就吃点啥。我上前轻声地叫了一声“爸”,痛苦不堪的父亲抗争地睁开眼睛,那迷茫的目光告诉我,这是他生命的最后时段。我掏出手机准备向单位领导请假,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传来一个村主任紧急申请调解的声音:小胡,快来,要出人命啦!我一下子杵住了,不知所措。那边要出人命啦,这边父亲就要没命啦,两难哪、两难哪!

真没想到,让我冲破两难境地的竟是父亲,他声音微弱、艰难而坚决地对我说:快去吧,乡亲的事是最大的事!

在奔向现场的路上,我耳边还回响父亲的声音:乡亲的事是最大的事!父亲是一名老党员,也是一名老义务调解员,被邻里称为“二主任”,多年来经他调解平息的纠纷不计其数。我感激我的父亲,在他生命垂危之际,让我这名新党员、新的基层司法工作者急群众之所急。还没到现场,我的手机又响了,传来妈妈的声音:小宝,快回来,你爸不行啦!我心焦无比,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咬着牙对母亲说:妈,我马上要去处理一件紧急纠纷,去晚了就出人命了。可你回来晚了,你爸就没命了,母亲最后哭着挂断了电话。我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心里默默对父亲说:爸,你一定要等我,等你不孝的儿子回来。

调解现场,一对五十多岁,穿着破烂的中年夫妇,正跪在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面前。那个中年男的,一只手绑着厚厚的纱布吊在胸前,纱布上渗出一大块褐色的血渍。他的脸色惨白,浑身剧烈颤抖着,而他另一只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剪刀!

我大步走过去,把两个人扶起来,对他们说:我是司法所的,专门处理你们的纠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不需要给任何人下跪!我对中年男的说:大哥,把剪刀给我,请相信我,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你一个公正的交代。中年男人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倔强和委屈。

原来,中年男子姓肖。来自内蒙古一个农村。今年初来到我镇陈姓年轻人的工厂上班。前不久,肖某做工时不慎,右手卷进了正在运转的机器里,结果四根手指被生生压断。尽管事后陈某支付了肖某全部医疗费用,但双方还是就补偿问题发生了激烈争吵,闹到了村委会。肖某扬言:不给补偿,他就和媳妇一块自杀!

了解完情况,我刚要说话。手机又响了,我走到一边,一接通电话就听到了哀乐声。电话那头的大舅没等我说话就火了:小宝,你爸走了!你这孩子是不是干工作,把自个儿姓啥都忘了,家里一大摊事都等你呢,快给我回来!

我扬起头不让泪水掉下来,我说:等我处理完事,马上回去。等我回身时,不知什么时候,屋里的四个人都站在了我身后,陈某说:老弟,是不是家里......我知道自己的眼睛泄露了秘密,陈某走上前握住我的手:老弟,你啥也别说了,这事我认了。我说:不是你认不认的问题,而是法律要求你应该这样,这与我家是否有事无关。终于在我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和解,陈某一次性补偿了肖某两万两千元。

当我赶回家,孝衫、哭声使我大脑阵阵空白,的哀乐令我心碎,我在亲朋好友或诧异或愤怒的目光中,跑进了父亲的灵堂。没等我跪下,母亲就冲到我跟前,扬手打了我一个嘴巴,然后紧紧把我抱进怀里,和我一起哭成了泪人

从小到大,妈妈都不舍得打我一下,此刻却在那么多人面前打我,这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也疼在她的心上。父亲走完了他59年短暂的人生,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却身在十五公里之外的调解现场,没能看到父亲最后一眼。望着父亲放大的黑白相片里,他的目光一如往昔般温暖,充满疼爱地看着我,我怎么也想不到,早上父亲和我说的“乡亲的事是最大的事”那句话竟成永诀。

父亲走了,我相信父亲不会怪我,作为一名老党员、一名老义务调解员,他深知自己的儿子作为一名司法行政工作者肩负的责任。基于德国大哲学家康德的那句名言:我头顶灿烂的星空,我心中的道德法则。我相信此刻父亲,已经化身为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照耀着我,伴我一路前行。

而我也将在父亲的照耀下,继续在自己的人生坐标上,以生命的长度为横轴,以扎实的工作为纵轴,在k值上恒定地写下:忠诚干净和担当。

我将继续做一只小小的灯盏,发出驱散黑暗的一点光亮;我将继续做一枚小小的石子,和所有的石子一起,铺平坑洼伸向远方;我将继续做一棵小小的树苗,长成枝繁叶茂,洒落阴凉;我将继续做一只小小的铅笔,用朴实无华的线条,描绘出和谐中国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