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彪:把名字铸成做好事的“品牌”

发布时间:2015-02-12 10:56:52    作者:刘彬    来源:

         在十几年的时光中
  他用脚板丈量了
  全县35个乡镇382个村的每寸土地
  他熟悉这里的每一个村庄,每一条河流,甚至每一缕炊烟……
  漫漫调解路
  见证着他的殷殷为民情
 
  【心语】
 
  有人将法律工作者视为一种身份,一种地位,殊不知,我们同样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一样地为生计奔波,一样地担心物价飞涨,手中的工资要掰成几瓣花。鲁迅先生曾说过:“自古以来,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作为一名普通的基层司法工作者,我也许不会有那样轰轰烈烈的事迹,也不会有那样惊天动地的壮举,但至少有一点我可以做到,把人民放在心上,让政府和人民心心相通,心心相印。维护公平正义、践行一心为民――这就是彪哥精神。
 
  ――张彪
 
 
  ?荣誉榜?
 
  从事司法工作30年,任法律援助中心主任12年,张彪先后荣获2004年度辽宁省防止民间纠纷激化工作一等奖;2005年辽宁省政法委全省百名办案和服务质量标兵;2012年度国家司法部第四届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个人;2012年度辽宁省法学会法律援助研究会理事;2012年第六届“辽宁省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称号,同年被司法部授予第四届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个人,并获首届“最美阜新人”殊荣……
 
  张彪,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在阜蒙县,“有事找彪哥,有困难找司法”这是很多干部和老百姓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
  预约好采访时间后,记者来到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但在采访张彪之前,记者先听张彪上了一堂“课”。原来,张彪临时被请去给全县司法行政处理信访矛盾纠纷的工作人员讲“处理信访矛盾纠纷的技巧与方法”。一百多号人坐在县委党校的礼堂里听张彪讲课,记者悄悄坐在最后一排也听了起来。
  听张彪讲课,其实是个享受。因为他讲的内容,每种调解方法的理论只是个开头,然后就是一个与之对应的故事。内容都是他亲身经历,因此讲起来让听的人如身临其境,惊险处提心吊胆,精彩处拍案叫绝。给大家传授他多年调解凝聚的心得,讲台上的张彪神采飞扬。
  张彪把工作做成了“品牌”,这并不是一句比喻的修辞,因为,彪哥和他的团队已经将工作做到了这样的一个程度――老百姓相信“彪哥”,他们说,只要彪哥往那儿一站,天出个窟窿也没事。而张彪带领的法律援助中心也分别在2004年、2006年和2009年三次被省司法厅评为“法律援助工作先进集体”,2010年被省司法厅列为全省基层法律援助试点单位。为了推广彪哥品牌,2013年初,阜蒙县司法局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彪哥”法律服务商标。“彪哥”商标的注册,开启了司法行政机关工作理念创新的先河,成为阜蒙县法律援助和法治文化建设的一个里程碑。
 
  把工作做到百姓的炕头地头和心头
 
  张彪很喜欢普京的一句话:“人首先应当遵从的,不是别人的意见,而是自己的良心。”这“良心”对他来说就是公平正义。他就是这样用自己的真心、爱心、耐心,把群众工作做到了老百姓的炕头、地头、心头。
  张彪说:在农村,家挨家、户挨户,地挨地、垄挨垄,避免不了发生一些纠纷。比如说,你建个猪圈,人说影响人家生活了;你垒个厕所,人说有味了;你垛一堆柴禾,人说你挡道了;你刚把牲口拴上,人说把树啃了……还有小鸡刨园子了、猪拱地了、狗咬人了,牲口吃庄稼了……这些矛盾都得有人管。
  而这个人,当然就是他。
  有人不理解他,觉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调解起来费时费力不出名。可在彪哥的心里,群众的利益无小事,“说不定一个火星子崩出去,就能烧毁一座山。”因此,不管百姓纠纷大小,他都倾注一片真情,尤其是事情发生在弱势群体身上,他更是全力以赴。
  2007年的一天,富荣镇某村农民王某领着智障的残疾二哥,哭着到法律援助中心找彪哥做主。原来,前几年父母去世后,将三间正房给了大哥,两间耳房给了二哥。现在大哥在二哥家园子里盖了猪圈,臭气熏天。哥俩发生争执,大哥还把残疾的二哥打了。另外,二哥这些年一直给大哥放羊,不但不给工钱还常常给他吃剩饭。妹妹想把二哥的房子卖了,然后把二哥接去照顾。彪哥深知,这种亲兄弟间的纠纷,如果一旦走入诉讼程序,肯定会伤害兄弟间的感情。彪哥嘎巴溜脆,承诺明天就下去给调解。
  第二天,彪哥来到当事人家中了解情况,亲眼看见了大哥在二哥园子里盖的大猪圈,圈里还养了很多猪,已影响了弟弟的生活。可妹妹想卖房子把二哥接走的想法,让大哥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经过彪哥一番工作后,大哥勉强说:“不就是猪圈惹的祸吗?那把猪圈扒了,从今以后咱们断绝关系,你们愿意卖房子就卖,接你二哥上天才好呢。”大哥一甩脸子,气哼哼地走了。
  晚上,彪哥住在山村的小旅店里,对王某说,表面上你大哥答应卖房子接走你二哥了,可这实际问题还是没解决,在农村两间耳房谁买呀?彪哥说:“这耳房还得卖给你大哥。”
  第三天,彪哥一开口,大哥一口回绝,“这房子就是谁说八天八夜我也不要。”彪哥说,“这房子就得你买。”接着他不紧不慢地说,第一,你把房子买了猪圈就不用扒了,里外省一万多元;第二,耳房的檩子就在你家房山子里穿着,以后谁买了都可能与你发生纠纷;第三,你的儿子已经到了成家的年龄,你不得给准备新房吗?这三条一针见血,打动了大哥的心,大哥说:“那我买,出一万元。”彪哥说太少,最低也得两万元。可是大哥死活不认。第四天,彪哥接着做工作,给他讲兄弟手足情,给他讲残疾弟弟为他多年放羊的艰辛……彪哥说得大哥眼泪直围着眼圈转,他一拍大腿:“彪哥,两万就两万,这钱是给弟弟的,肥水没流外人田。”彪哥在山村小旅店里,憋憋屈屈地住了三夜,换来了残疾人的满心欢喜。时隔一年,重归于好的兄弟俩还共同为彪哥送来一面锦旗,以表感激之情。
  近年来,在张彪办理的类似100余起案件中,没有一件让弱势群体吃亏。“面对这些人,我总在想,只要我再努努力,就能帮助一个人,甚至是挽救一个家庭……”怀揣这份理念,张彪十年如一日奔波在为弱势群体维权的道路上。每遇到一个矛盾纠纷,他都竭尽所能,将纠纷圆满解决,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调解真经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调解可不是和稀泥、说好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难喽。要根据不同的纠纷类型,采取不同的方式,不能千篇一律,要随机应变。”这是彪哥多年实践总结出来的“调解真经”。
  张彪深有感触地说:在农村纠纷调解中,不但要贴近百姓,更需要一些方法和技巧。什么情况下穿警服,什么情况下需穿便装,什么情况下要先唠家常后再进入主题,什么情况下要大喝一声震慑对方……这里面都充满着调解艺术。张彪说,到百姓家不能嫌乎人家,也别太客气了。盘腿往炕上一坐,有旱烟的烟笸箩你拿过来卷上,跟他乐乐呵呵地唠,很容易让人接受。处理农村的事有农村的规矩,情在前,理在先,法律约束在后边。彪哥的“调解真经”可谓是“灭火器”、“减压阀”,他靠此“法宝”,将一个个刀枪火炮的场面平息下来;让一个个冤家对头变成了生死与共的好哥们。
  2008年4月,某乡的坟地里开镐头荒引发一起纠纷。齐某的老伴是当年4月份去世的,火化后就埋在自家的坟地。过几天儿女们去上坟,吃惊地发现坟地被庞某开荒种上了。听几个儿女回家一说,齐老汉鼻子都气歪了,先后找村委会和司法所调解,都没调解成。齐老汉气得胡子直撅达:“公家解决不了,咱自个解决。”他找回四个儿子,做起了“战前动员”,一场血腥械斗就在眼前。
  彪哥闻讯火速赶到现场,站在剑拔弩张的双方当事人中间,大喝一声,震慑住了双方的敌对气焰,接着各个击破。他先讲清打伤人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严重后果,然后把种地的庞某推进屋,拿证据、抓弱点,掰开揉碎地跟他一唠,庞某是个爱面子的人。彪哥抓住这一点,单刀直入:“从古至今,人都说‘刨人家坟,踹寡妇门’那是最缺德的事。在这十里八村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孩子们考虑考虑吧?虽然法律没有具体规定,但你要受到道德的谴责。”尴尬的庞某脸红得就像巴掌打的,耷拉着脑袋说:“彪哥,不用往下说了。”
  就这样,庞某趁天黑把齐老汉家的坟给圆上了不算,还死乞白赖地拽着齐老汉喝了一顿酒,成了蒙汉团结的铁哥们。从那以后,齐老汉逢人就伸出大拇指说:“彪哥是这份的,赛音纳(蒙语,好的意思)!赛音纳!”
  翻开一本本厚厚的工作日志,几乎每一页都写满了张彪处理各类矛盾纠纷和解决信访疑难案件的工作。别看这几个本子已经破皮卷边儿,里面装着的却是一张张转怒为喜的笑脸,一颗颗冰雪消融的心、一幅幅和谐美好的感人画卷。
 
  学彪哥、做彪哥、是彪哥
 
  十几年来,彪哥每年下乡都在一百五十天以上,他的同事每年下乡也都在百八十天。老百姓相信彪哥,他们说,只要彪哥往那儿一站,天出个窟窿也没事。百姓不但相信彪哥,也同样信得过彪哥的团队。
  为了方便群众,早在2009年,张彪就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法律援助热线向社会公开,很快地被群众称为“彪哥热线”。为了更好地帮助群众合法合理维权,2011年11月21日,他又走进了阜新广播电台直播间,开始主讲《彪哥说案例》节目,通过电波播撒法治的种子,现已播出76期,深受广大听众的欢迎,群众深有感触地说:“这节目对咱百姓的生活实用着呢!”彪哥的同事一下乡,只要说是彪哥一块儿的,群众就认可。在短短的十年,彪哥带领大家先后办理法律援助案件7000多件,受援人数达8000多人,为各类弱势群体追回被拖欠的工资、补偿款、赔偿金等共计2000多万元。
  “白加黑”、“五加二”的工作模式已然成了张彪的常态,无愧于工作的同时,彪哥却对家人有着深深的愧疚。每当大伙在一起谈论自家孩子的时候,张彪总是说在他记忆里,孩子是“跳跃式成长”,在孩子儿时记忆里,父亲是模糊的,大一点了,父亲是个不定期出现的神秘人物,孩子高考三天,张彪都没陪;妻子既要操持家务又要照顾孩子,可张彪挤不出时间为妻子分担;老母亲病重,他只陪护了三天,因为他心中放不下那群盼着工资过年的农民工兄弟,那位急需帮助的盲人老奶奶……
  如今,“彪哥”已经不只是仅仅代表一个人,在阜蒙县司法局,人人学彪哥,人人做彪哥,已蔚然成风。彪哥是你、是我、是大家,塞北处处有彪哥。
  是的,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这里并肩。如今“彪哥”品牌已在群众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周围人眼中的他】
 
  阜蒙县司法局局长赵桂阳:“彪哥”是阜蒙县司法局多年来打造、培育、推广的法治文化与法律援助的团队品牌。虽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但他带着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执著坚守,忘我工作,在政府和百姓之间架起了一座畅通无阻的“连心桥”,让政府和人民心心相通,心心相印。
 
  阜蒙县信访局副局长吴琼:在我们这,无论多大岁数的都管他叫彪哥,这是习惯,也是品牌,张彪有爱心,看不了别人不好,张彪有公心,想方设法解决问题。他在一线处理问题有针对性、有实用性,将问题都能圆满解决。
 
  阜蒙县东梁司法所所长牟国庆:我和彪哥接触比较多,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去处理一起矛盾纠纷,彪哥讲情说法,为工伤瘫痪后被妻子拿走赔偿款的煤矿工人要回了救命钱。正像别人评价他的那样“为弱者讨公道,他日夜兼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