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司法厅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宣传

—  

  —

—  分享  —

以案释法19:工伤认定机构应当履行调查核实职责的情形
文章来源:省司法厅
撰写时间:2020-03-20
作者:

                              ——某公司不服某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

  

  【基本案情】

  申请人:某公司

  被申请人:某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王某,工伤认定申请人,受伤害职工王伟(化名)之父

  王伟曾在申请人处从事汽车吊的司机工作。2013年8月14日凌晨(初步判断为5点30分),在某区某处公司宿舍附近,王伟在作业区房后解手时不慎掉入深沟受伤,入住第三人民医院。2014年5月6日,王伟提起确认劳动关系仲裁,后经法院一审认定不存在劳动关系,二审发回重审,再审一审认定存在劳动关系,双方均未上诉。2019年3月29日王伟收到该判决书,2019年7月25日王伟之父提出工伤认定申请。8月7日被申请人作出受理通知,8月9日向申请人发出举证通知。经双方举证和调查,10月11日被申请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认定王伟事故伤害为工伤。申请人不服,以工作时间为7点左右、王伟虚假陈述、并非工作原因、超出法定期限等理由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审理过程】

  复议机构经审查认为,被申请人工伤认定决定事实认定不清,程序亦存在瑕疵。经向被申请人释明,被申请人自行纠错,撤销工伤认定决定,重新进行调查。申请人随即撤回复议申请,行政复议终止。

  【案例分析】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行政复议机关主要对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凿,适用依据是否正确,程序是否合法等方面进行审查。经审查,本案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事实证据方面存在的问题。本案中,食宿在单位的职工在单位作业区房后解手时发生事故伤害,其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的界限相对模糊。在此情形下,对于工伤认定的时间、空间和因果关系三个要件的判断主要应考虑因果关系要件,即伤害是否因工作原因。被申请人引用的“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是指根据法律法规、单位规章制度的规定或者约定俗成的做法,职工为完成工作所作的准备或后续事务,因此职工受伤时首先应当是为完成工作,其次应当是在从事必要的准备事务,即职工应属于“在岗”状态。证据材料显示,王伟自述在“5点30分左右,我在宿舍的房后面朝铁路方向解手”,并不能因此认定属于“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且在申请人提出陈述申辩意见和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在作出工伤认定之前应对关键事实、关键证据予以调查核实,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方可依法依规作出是否认定为工伤的决定。

  2.办案程序方面存在的问题。在程序方面,被申请人9月29日制作中止通知书,10月11日向申请人送达。在10月11日,制作调查笔录,告知申请人准备证据,当日制作完成恢复审理通知书和工伤认定决定书,10月17日同时向申请人送达恢复审理通知书和工伤认定决定书。其作出中止审查和恢复审查的理由均较为勉强,也存在恢复审理通知尚未送达申请人,工伤认定决定便已作出的问题。申请人在工伤认定期间也提出过申请人超过法定期限提交工伤认定申请的问题。

  工伤认定决定应当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按照法定程序严格作出。因此,只有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双方没有异议的情况下,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一般可不经另行调查即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具体到本案,在受伤时间、受伤原因事实并不清楚、当事人双方提供的证据亦存在相互矛盾的情况下,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应当依法行使职权,进行充分的调查取证,在查明事实真相,综合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慎重作出决定。然而,本案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工作人员仅对部分当事人做了询问笔录,对用人单位提出的相反证据未予客观查证,并未达到准确查明事实真相目的,未依法行使调查核实的法定职权,由此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应予以纠正。

  【法律规定】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九条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职业病诊断和诊断争议的鉴定,依照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执行。对依法取得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再进行调查核实。

  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

  《工伤认定办法》

  第九条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可以根据需要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进行调查核实。